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水果百科 > 桔子 > 正文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來源:網絡整理 編輯:瓜果網 時間:2019-07-08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這種標記有自己的規則,顯然不同于野獸的掛角,掛爪等痕跡

效力于中超的巴西足球名將保利尼奧便有印第安人的血統——對了,他還有葡萄牙人和黑人的血統

    

  “因為在美麗山二期工程里面,我們的線路順利跨越了‘解放者社區’。他們覺得既然‘解放者社區’都能接受我們,印第安人應該也不在話下。”

  “的確見過。”運維部的方冰告訴我,“那是在靠近他們定居地區的時候,一般距離比較遠,雙方彼此看見而已,也有一些時候雙方會有接觸,他們對我們還是比較友好的。”

  在帕拉州的叢林中,我們注意到雨林中一些樹木上帶有特殊的楔形痕跡,根據當地向導的判斷,這應該是經過的印第安人留下的標記。

  當然,這也和巴西政府一貫對于平等原則的保護有關,不要說民族歧視,就是職場中稍有被視為不平等的表現,也常常引發莫名其妙的投訴。在國網巴控聽一位主管講過這樣的故事,當時他的感覺實在是哭笑不得。

  其實,如果不是限定在叢林中,在巴西經常可以看到印第安人或者具有印第安人血統的混血種人,他們大多已經完好地融入了現代社會。從貝雷飛往馬拉巴的時候,我旁邊座位上的便是一位印第安老婦,在起飛前的瞬間,她神態安詳地打開自己的LV小包,拿出口紅輕輕補妝,然后對目不轉睛的我微微一笑。

其實,巴西的烤魚也是十分令人垂涎的。

  “咱們在施工中有沒有接觸過印第安人?”美麗山二期工程通過的帕拉州,托坎廷斯州都是土著印第安人較多的地區,盡管聽說我們在叢林中設計施工路線的時候,刻意繞過了印第安人的保留地,以便更快完成工程,但老實說我對能和印第安人在叢林中相遇這件事還真有點兒期待。

  “我當然是巴西人了。日本是我祖先居住的地方,除此之外,對我就沒什么意義了。”村上很老實地回答。

  都是他鄉明月的好哥們兒,一起去吃個飯投訴啥呢?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如果換在別的地方,村上先生難免數典忘祖的責備,但在巴西,這卻是一個社會共識 – 巴西不在乎你來自哪里,你的血統是什么。而這一點也被巴西人從內心接受,因為這里不太有民族壓迫的概念,于是巴西的不同族群除了文化上聯系比較緊密之外,很少政治上的抱團取暖。由于這個原因,在巴西有印第安血統的副總統,也有日裔的司令,似乎也沒人懷疑他們的忠誠。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“這個嘛,也許是我所見不多,”方冰想了想,自嘲地一笑,“我在工地現場見到過的印第安人也穿牛仔褲,也能講葡萄牙語……反倒是南部那些旅游區的印第安人好像更像印第安人。當然,也有很原始的印第安人,據說還在使用弓箭,鉆木取火,但應該在更深的叢林中,我們沒有機會見到。巴西實在是太大了。”

  我從沒有在巴西街頭看到某一個種族為爭奪自己權利而設置的標語,也沒有看到政府呼吁各民族一律平等,反對歧視的號召,這一切可能來源于同一個原因 – 正因為沒有那么多不公,這個問題才缺少關注。

  “是中國人,不過可以講日語。”我這樣回答,于是雙方的交流立即順暢起來。

如果真的見到了,我們這樣的裝束說不定會嚇倒人家印第安人的。

  “那么,他們是不是真的處于原始狀態呢?”我問。

  這種灶因地制宜,只使用當地的石頭作為原材料,簡單而實用,從種種跡象看,我們只是來晚了一兩天,否則也許就撞上了

  此后,我們又幾次深入雨林,有各種各樣的遭遇,但就是一直沒有見過生活在叢林中的印第安人,最近的時候,也就是在雨林邊緣見到印第安人修的火塘,灶。

  這是今天巴西在種族方面的一個縮寫。如果說巴西這個國家最好的一面,那就是它是一個多種族異常和諧的國家。盡管大多數國民信奉天主教,在宗教上相對統一,但巴西的平等觀念在人種方面體現得十分出色。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這件事曾讓推崇種族主義的納粹德國十分看不順眼,稱巴西是一個人種的大雜燴。尤其是巴西加入反法西斯盟邦決定對軸心國作戰的時候,希特勒和他的喉舌戈培爾博士干脆嘲笑:“巴西人要是能打仗,蛇都會抽一斗煙了。”結果,精銳頑強的巴西遠征軍在亞平寧半島打得凱特爾元帥落花流水,而這支部隊的臂章,便是一條正在吸一斗煙的眼鏡蛇。

  原來,當時大家討論到底是去吃魚還是巴西烤肉,他考慮到新來的朋友還沒有嘗過正宗的巴西烤肉,于是一拍桌子決定了 – “走,去吃烤肉我請客!”

  這位主管是北方人,嗓門比較大,那天和幾個剛從國內過來的工作人員商量晚上去吃什么,沒想到法律部的一名巴西員工正從門外經過,第二天便找來專門和他“談心”,要他注意言行,避免被部下投訴。

  即便到這位法律部的先生讓他認真回憶自己干過什么的時候,主管老兄也沒明白錯在哪里。直到對方點出來,他才恍然大悟。

  或許有些白人內心中有優越感(比如有的家族不和其他種族通婚),有的人看見像老薩這樣的中國人好奇來合影(飛了一萬多公里過來的,的確稀罕),但基本上巴西人對各個種族的區別沒有什么特別的注意,社會的機會上也相對平等,一個印第安老婦帶個LV包并不奇怪。而各種族的通婚也一直在進行,結果使巴西人口最多的種族變成了“混血種人”。

  根據方冰介紹,施工時經過臨近印第安人地區的時候,我們盡量避免與土著部落過于接近,而當地的部落似乎也比較謹慎,很少到我們的施工區域活動。但是,工作中卻能夠感覺到叢林中有人在監視我們的工程。隨著工程的進展,可能看到我們并不對他們的生活構成干涉,對方也就放松了警惕,偶爾相遇還用獵物和我們換一包煙什么的,雙方做到了和平相處。這里的叢林對他們來說是獵場和通道,當工程結束后,印第安人在周圍的出沒反而更多一些。不過,他們畢竟人數少,而且行動機敏,相遇的機會不是很多。

  “怎么這樣有信心呢?”我問。

二戰中的巴西遠征軍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忽略不同族群的區別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誰也不會受特殊的照顧,誰也不會受特別的欺負,于是,連族群的概念都淡薄了,巴西消除民族矛盾的辦法可謂獨樹一幟,也真應了《地道戰》里的臺詞:“各村有各村的高招”。

  “那你認為自己是日本人還是巴西人呢?”我問。

這是印第安人對于林中道路的標記,內容包括方向,獵物多少,附近有沒有設置陷阱要親友防止誤入等

住在叢林深處的人

  “這是我們巴西員工的叫法。他們不是土著,可是在一些巴西官員的眼里,比印第安人更難打交道。”

  “人品?!”

相關文章:

網友評論:

無法在這個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
Copyright © 2016-2019 . 瓜果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guaguo 站點地圖 最新更新

Top 360彩票走势图表